最新消息


《流浪地球》港版熱銷!不可錯過的三個看點是……


(2019年2月27日)




要說今年最賣座的賀歲電影,非《流浪地球》莫屬。

這部被媒體和影評人譽為開創「中國科幻電影元年」的影片,上映21天,票房已達43億元人民幣。

在電影上映之前,中和出版有限公司在香港首度推出了劉慈欣的中短篇科幻小說選《流浪地球》,書中收錄六篇作品,包括曾獲得中國科幻銀河獎特等獎的《流浪地球》,以及其早期作品《帶上她的眼睛》以及新近創作《黃金原野》。

新書甫上市,即獲讀者好評,面世不足一月已邁向第四刷,成為香港地區2019開年暢銷書之一,現正在香港三聯書店、香港中華書局和香港商務印書館等門市持續熱銷。

六部中短篇作品,橫跨作者過往二十多年創作生涯,香港讀者亦可藉此一窺這位中國最當紅科幻作家的創作歷程。

這並不是劉慈欣首次以科幻作者的身份,出現在媒體和公眾面前。

早在《三體》英文版被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列入假期書單的時候,

早在劉慈欣成為首位獲得「雨果獎」(科幻文學最高獎)的亞洲人的時候,這位曾經的山西娘子關水電站普通工程師,已然成為「單槍匹馬將中國科幻文學提升至世界水平」的著名作家。

1. 電影只講友情和親情,而小說提到愛情

電影中,陪伴在男主角劉啟身邊的只有姥爺和妹妹(親情)以及在拯救地球的路途中遇見的同行者(友情),而在小說中,陪伴在主人公身邊的是他的妻子——日本女孩加代子。兩人結婚生子,但遺憾沒能相伴走完一生。故事的最後,加代子加入反叛軍,夫妻分道揚鑣。

與彌散在電影中的溫情感人氛圍不同,小說中人與人之間的感情相當淡漠,例如男主人公曾親口告訴妻子自己愛上了兒子的小學老師。兩人同居數月,男主人公又回到妻兒身邊,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。

這樣的情節設計在一定程度上突顯劉慈欣「硬科幻」的創作風格。當《三體》譯者、知名科幻作者劉宇昆等人不斷透過「軟科幻」作品強調愛、家庭與道德倫理時,劉慈欣以理工科宅男的思維方式,不斷為其作品加添冰冷、黑暗甚至殘酷的色彩。

在他的想像中,地球不過是漂浮在宇宙這個黑暗叢林中的一小顆孤獨星球。人類不得不為掙扎求生而日夜努力,哪有閒情逸致談論藝術和愛情?

2.電影中聯合政府最終拯救了人類,小說中聯合政府卻被叛軍推翻

小說中「聯合政府」的意象,亦在電影中沿用。影片中,聯合政府原本打算棄地球以及地球上眾多民眾於不顧,乘坐宇宙飛船逃離太陽系,最後卻「良心覺醒」,與地球上眾人齊心合力,藉助高能發動機點燃木星,再利用其衝擊波將地球拋離既有軌跡。

而在劉慈欣的原著中,「太陽即將爆炸」的預言是「流浪地球」計劃的由來,而太陽遲遲沒有爆炸引起全世界人民的憤怒。叛軍認為統治者欺騙了所有人,推翻聯合政府,處死地球駕駛室內的5000名工作人員。最後,當十幾萬人齊聲高唱《我的太陽》時,太陽爆炸,地球航出太陽系,在冰冷的外太空繼續孤獨旅程。

3.電影讚美人性光亮,小說凸顯人性暗面

電影中男主角的父親為奪回宇宙飛船控制權,用伏特加點燃了人工智能系統「莫斯」。儘管如莫斯所說,「讓人類始終保持理智確實是一種奢望」,但正是不理智的人類在最後關頭抓住最後希望,完成一場足以震顫太陽系的偉大自救。

而在小說中,叛軍攻陷地球控制室後,聯合政府的最高執政官說:「我們理解所有的人,永遠保持理智確實是一個奢求。但也請所有的人記住我們,站在這裡的這五千多人,是我們把信念堅持到了最後。我們都知道自己看不到真理被證實的那一天,但如果人類得以延續萬代,以後所有的人將在我們的墓前灑下自己的眼淚。這顆叫地球的行星,就是我們永恆的紀念碑!」

同樣一句話,出現在不同語境中,前者指向光明,後者卻暗示暗夜即將來臨。

總括而言,《流浪地球》原著的基調遠不及電影那般充滿希望與良善。電影中,人類最終取勝,而在小說中,人類不過是僥倖逃離,未來2500年的流浪之旅,仍將面臨無數險阻與困境……

小編才疏學淺,僅找到三處不同,據說有心人仔細對照原著和電影,找出的不同點竟多達數十處!

該片粵語版已訂於2月28日(星期四)在香港上映,感興趣的你不妨買返本書,再對照書中情節,親身去戲院一探究竟喇!

《流浪地球》:劉慈欣中短篇科幻小說選

作者:劉慈欣

出版社:中和出版

出版日期:2019年1月

購書鏈接請按此

備註:香港三聯書店、香港中華書局和香港商務印書館等門市有售